洛阳信息网|471379资讯信息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 > 最新信息 / 正文

宝极河山集《浴血河陇·汉匈河西之战》(22)

网络整理 2019-06-10 最新信息
宝极河山集《浴血河陇·汉匈河西之战》(22)

宝极河山集《浴血河陇·汉匈河西之战》

策划:刘恩华 王 皓 冉小平 马昱东

顾问、校审:冉小平

执笔:马昱东

22

公元前121年春季爆发的汉匈第一次河西之战结束不久,遭受重创的匈奴人尚未完全恢复过来,霍去病在短暂休整后于同年夏季再次统军发起第二次河西之战。

对于这场深刻影响中国历史两千多年乃至改变世界格局的重大战役,司马迁的《史记》和班固的《汉书》两部巨著中的相关记载却矛盾重重,十分令人费解和痛惜。

首先弄不明白的第一个问题是汉军的出发地,到底是陇西郡还是北地郡?司马迁和班固都没说清楚。

《史记。匈奴列传》:“其夏,骠骑将军复与合骑侯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二千里,击匈奴。过居延,攻祁连山,得胡首虏三万余人,裨小王以下七十余人。”

这段记述中明确说明骠骑将军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分别从陇西郡和北地郡出发,但是,司马迁在《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又有“其夏,骠骑将军与合骑侯敖俱出北地,异道。。。。。。”这样的记载,“俱出北地”那就是说霍去病和公孙敖都是由北地郡踏上征程。

由此可以说明司马迁对于汉匈第二次河西之战汉军最初的出发地在《史记》中的记载是自相矛盾的,而班固的《汉书》沿袭了这个矛盾,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说不清楚霍去病和公孙敖到底从哪里率军出征。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那不是一般的重要,是非常非常的重要,因为如果霍去病是从陇西郡出发的,那就不大可能从居延海方向大迂回、大包抄,这场夏季攻势也就是一场常规战役,甚至有点平庸,没什么天才的战略构想,更谈不上传奇与伟大。

弄不明白的第二个重要问题与“居延”有关,《史记》和《汉书》中都出现的“居延”到底是指位于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的居延海(汉代称居延泽,唐以后称居延海)?还是位于今甘肃景泰县境内的居延置?

这个问题要比第一个问题还重要,因为弄清楚了“居延”就能直接判断霍去病在第二次汉匈河西之战中的进军路线。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天子曰:“骠骑将军逾居延,遂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得酋涂王。。。。。。”

《汉书.卫青霍去病传》记载:上曰:“票骑将军涉钧耆,济居延,遂臻小月氏,攻祁连山,扬威乎鱳得,得单于单桓酋涂王......”

这是两段差异极大的记述,司马迁用了“逾居延”,“逾”是逾越、翻越、经过的意思,至少我们看不到司马迁认为“居延”就是居延海,否则不会用“逾”这个动词。

而班固在《汉书》中抄录汉武帝关于这场战事上谕时严谨了很多,他首先补充了“涉钧耆”,之后才是“济居延”,很显然班固之所以用“济”这个动词是因为他至少认为“居延”是指水域。

班固所用“涉钧耆”的“涉”可以理解为涉水、人马涉渡河流,也可以理解为涉沙、在沙地行进,这两种意思在古文献里都有存在,而“济居延”的“济”仅指乘坐舟船渡过水域。

因此,虽然班固没有明确指出“居延”就是居延海,但从他的行文用词中我们明显能够体会到他笔下的“居延”极有可能就是指居延海,要知道两千多年前的居延泽那可是西北地区面积非常辽阔的水域。

《史记》、《汉书》两部巨著对于汉匈第二次河西之战的记载还有很多差异乃至矛盾之处,但与上述两个问题相比都无关宏旨,在此不再罗列陈述。

为何要首先抛出司马迁和班固也没有彻底说明白的这两个问题呢?因为他们没说清楚,后世之人猜测了两千多年,时至今日,对于霍去病在夏季战役中的进军路线依然没有定论,而要讲汉匈第二次河西之战说不清楚霍去病的进军路线,那不就等于是白说、瞎说、胡说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霍去病在夏季战役中仍然由今日甘肃景泰向西经大靖、土门沿乌鞘岭东北缘进入河西走廊地区,也就是第一次河西之战的进军路线,这个观点的依据来源是居延汉简。

1930年,瑞典学者F.贝格曼在额济纳河流域对汉代烽燧遗址进行调查挖掘,出土简牍一万余枚,因主要出土于额济纳旗的居延地区,所以得名“居延汉简”。

居延汉简中有如下记述:

媪围至居延置九十里 删丹至日勒八十七里

居延置至觻里九十里 日勒至钧著置五十里

觻里至偦次九十里 钧著置至屋兰五十里

偦次至小张掖六十里 屋兰至氐池五十里

媪围是西汉王朝在取得汉匈河西之战胜利后设置的古县名,隶属于武威郡,今景泰县芦阳镇吊沟村之麦窝古城即为西汉媪围城址。

居延汉简明确记载距离媪围九十汉里设有“居延置”(“置”是当时的邮驿机构),所以很多学者认为在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除了今日额济纳旗境内有以“居延”命名的居延泽、居延县之外,在今日景泰西北部还有以“居延”命名的居延置,甚至有人认为居延置附近还可能存在居延水,所以霍去病在公元前121年夏季第二次进攻河西时走的还是老路,并没有大迂回至居延海地区再向南包抄攻击河西匈奴。

我们认为这是除了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之外读死书、死读书的一种表现,因为这种研究方式放弃了汉匈第二次河西之战的根本——军事,离开军事研究一场改变世界格局、持续影响中国历史数千年的伟大战役,这无异于缘木求鱼,刻舟求剑,实不足取。

(以文会友,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宝极河山集”(m13716813677),感谢支持!)

本文作者:马昱东(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0491126974972430/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班固   霍去病   司马迁   匈奴   汉书   西汉   史记   祁连山   额济纳   汉朝   景泰县   历史   额济纳河   甘肃   陇西   汉武帝   卫青   土门   中国历史   内蒙古   张掖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幸运赛车 极速快3 五分时时彩 江西11选5 极速快乐8 澳洲幸运8 北京幸运28 吉林快3走势 99彩票网站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