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网|471379资讯信息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 > 最新信息 / 正文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网络整理 2019-06-15 最新信息

1861年8月,陈玉成、杨辅清调集重兵向曾国荃“吉字营”防线发起最后一次冲击,太平军英勇拼杀,一度抵达湘军营盘,可依然无法突破防线。9月,叛将程学启献上“穴地攻城”战术,轰破北门十余丈,而后亲率敢死队从炮眼杀入,向曾经战友举起屠刀,安庆就此陷落,包括守将叶芸来在内的20000余将士全部遇难。至此,天京西面门户洞开,再也无险可守,太平天国灭亡进入倒计时。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没能保住安庆,陈玉成无奈之下撤出集贤关,湘军则趁机毁掉关内营垒,完全控制安庆内外各战略要地。安庆陷落,陈玉成非常失望,也变得越来越不理性,从前英明神武的英王千岁,此时不再英明,而是昏招迭出,后则疾病乱投医,被叛奏王苗沛霖诱捕,遭凌迟处死(常说的割千刀,非常残忍)。之所以如此,除了陈玉成年轻气盛,不够沉着稳重,更多的是“分地制”带来的弊端,诸王都在想办法巩固自己地盘,哪管他人死活呢。安庆,英王陈玉成地盘,也是他经略安徽基地的大本营,一旦丢失,自己在朝中之地位便迅速下降;许多重大事情,自己也毫无发言权。曾经春风得意,众人羡慕,如今则人人冷眼旁观。前后如此巨大之反差,年仅26岁的陈玉成怎会受得了呢,其失落感油然而生。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安庆陷落后,陈玉成开始失去了理性,昏招迭出。起初,陈玉成打算挺进湖北机动作战,夺取荆州、襄阳,威胁湘军大后方,然而因部分将士不愿意远征,他只好作罢,“连夜扯队下庐州”,跑去皖北庐州孤城混。对此,遵王赖文光建议:“务宜北连张苗以因京左,次出奇兵进取荆(荆州,今湖北江陵)襄(襄阳,今湖北襄阳市)之地,不出半年,兵多将广,可图恢复皖省(指安庆),俾得京门巩固,此为上策。”可知,陈玉成若是挺进湖北,主要干将还大力支持。此外,陈玉成并未在安庆之战中投入全部血本,以骑兵为主的4万小左队还屯驻随州、黄州一带。换句话说,陈玉成主力还在湖北,且未遭到任何损失,图谋荆州、襄阳之可行性强,是一条妙计。然而,陈玉成此时心烦意乱,“主又严责”,英王已不再英明,犯了糊涂。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到了庐州后,陈玉成立即构筑防御阵地,在德胜门、西门外构筑石垒四座,城东大兴集筑卡四道,还在常宁河、中庙筑垒设防,以通巢湖饷源。陈玉成如此部署防御,意在坚守不出,不与湘军正面冲突,保存实力。按理说,陈玉成若是能呆在皖北,统筹皖省军务,再加上其他友军配合,安徽基地应该也能守得住,湘军挺进天京之计划也难以得逞。然而,陈玉成再次犯下错误,他不考虑到如今情势变化,“朝中气候反常”(铁杆盟友洪仁玕被罢免),“自身实力受损”等问题,对天京朝廷之事指指点点,公开批评洪仁达、洪仁发,得罪了权贵。如此,陈玉成想得到朝廷支援,几乎不可能,因为洪仁发、洪仁达可不是什么君子,也没啥大局观,他俩是十足小人,睚眦必报。对此,陈玉成在《谕马融和书》中说道:“见朝中办事不公,具言直奏”,导致“小事酿成大端”,遭到洪秀全“革职问责”,致使自己“心烦意乱”,决定死守庐州,尽愚忠。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庐州不好呆,陈玉成打算去河南、陕西发展,让马融和打头阵,配合捻军盟主张乐行攻打颍州,打响了进攻河南之战。马融和、张乐行、苗沛霖等十余万大军猛攻颍州,清将胜保南下督师,连遭败绩,双反呈相持状态。此时,陈玉成便派出陈得才、赖文光、梁成富、蓝成春等四大将进兵取道河南进攻陕西,试图一举拿下关中。如此,陈玉成军团基本离开皖北,这就为曾国藩攻略安徽,扫除东进后顾之忧创造了条件。曾国藩是个谨慎之人,不想立刻攻打天京,而是先让湘军肃清安徽太平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说。《曾文正公全集》有载道:“用兵之道,可进而不可退,算成必兼算败。与其急进金陵,师劳无功而复返。何如先清后路,脚跟已稳而后进”。可知,曾国藩此时决定肃清安庆,解决陈玉成兵团。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湘军“吉字营”在安庆之战中损失很大,九帅急着回去招兵,于是多隆阿所部马队便成了攻打皖北之急先锋。多隆阿,满洲旗人,骁勇善战,曾在二郎河、太湖、潜山、挂车河、集贤关等战役中击败陈玉成,是英王的老对手,也是他克星。之前数次交锋,陈玉成均玩不过多隆阿马队。此时,多隆阿进攻皖北,攻打庐州孤城,陈玉成面临最后的血战。多隆阿到达庐州后,安徽巡抚袁甲三也率兵前来协助,很快就将城外各营垒攻破,将庐州合围。不过,多隆阿所部以骑兵为主,攻坚则很一般,陈玉成暂时守住了庐州。但是,庐州与外界联系中断,已经是一座死城,坚守实在没啥意义。本来,陈玉成还想让陈得才、赖文光、梁成富、蓝成春等率主力回来增援,可他们早已去了陕西,音讯不通,只好作罢。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援军指望不上,陈玉成打算突围去陕西,在关中建立地盘,东山再起。若是能如此,陈玉成也不至于这么快败亡,可惜他再次犯下大错。当时,已经暗中投降胜保的奏王苗沛霖向其伸出橄榄枝,再三邀请英王前来寿州议事,共谋大事,一起推翻满清。薛福成在《庸斋笔记》中写道:“累书招玉成,谓风、颍二府 形胜可踞,诸乡寨练丁,皆习战守,足备征调。玉成信之。”对于苗沛霖之建议,大伙不认可,因为苗是一个反复无常之小人,信用堪忧。不过,陈玉成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急病乱投医,就要赌一把,“苗雨三真有韬略,非到寿州不可”。对于大伙反对声,陈玉成厉声言道:“本总裁自用兵以来,战必胜,攻必取,虽虚心听受善言,此次尔等所言,大拂吾意。”(刀口余生《被掳纪略》)

安庆陷落,英王陈玉成不再英明,屡出昏招,终被割千刀而亡

年轻单纯的陈玉成,此时急病乱投医,信了叛徒苗沛霖之谎言,结果一到寿州立刻被逮捕,而后送往胜保军营,因拒绝投降,在河南延津县受凌迟而死,割了一千多刀,实在残忍。死前,陈玉成大骂苗沛霖:“尔真小人,墙头一棵草,风吹两面倒,龙胜帮龙,虎胜帮虎,将来连一贼名也落不着。吾今日死,苗贼明日即亡尔。”果然,不到半年,苗沛霖起兵反清,后被部下杀死。

本文作者:岩岩说史(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2321955372007944/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陈玉成   安庆   多隆阿   湖北   襄阳   太平天国   荆州   安徽   寿县   张乐行   陈得才   曾国藩   陕西   苗沛霖   薛福成   曾国荃   河南   胜保   潜山   南京   洪仁玕   江陵   巢湖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博悦彩票开户 荣鼎娱乐 钱多多彩票开户 全民彩票 三分PK拾平台 欢乐城彩票注册 幸运赛车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 凤凰平台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