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网|471379资讯信息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 > 最新信息 / 正文

耿纯投奔刘秀,为何要烧掉耿氏老宅?司马大爷说:我就不告诉你

网络整理 2019-06-24 最新信息

衣赐履按:我读《通鉴》,一直是结合着其他史书一道来读的,到了光武这一段,就轮到《后汉书》了。尽管现在还没读多少,已经产生一种强烈的感觉:司马光大爷在删减史料时,目的性更强了,他老人家就如同一部强力吸尘器,似乎要把人性的暗面和政治的丑恶,一股脑儿清理掉,好使得龌龊的政治生态显得清凉一些。

我们先看故事,再讨论。

上一回我们讲到,刘秀听从了和戎太守邳肜(读如批融)的劝告,打消了西回长安的念头,决定留下来与郎汉皇帝王郎死磕。大方向虽然定了,但具体怎么行动,还没个章法,刘秀就去找信都郡太守任光商量。

耿纯投奔刘秀,为何要烧掉耿氏老宅?司马大爷说:我就不告诉你

【刘秀的铁哥们】

为什么找任光商量?因为啊,他俩关系可不一般,至少有两条理由:第一,两人有一个共同的恩人——玄汉政府大司徒刘赐。玄汉皇帝刘玄能够放刘秀单飞北上,不但是给了刘秀一条活路,更重要是给了刘秀丰满羽翼的机会,这里面刘赐出了大力,这份儿恩情可是硬邦邦的(详见拙文《》)。

而刘赐更是任光的救命恩人。任光是宛县(南阳郡郡政府所在县,河南省南阳市)人,标准的潮男,当得“鲜衣怒马”四个字,上街的时候,无论男女,回头率百分百。玄汉军打到宛县时,那是见什么抢什么,有几个兵碰到任光,眼睛立马绿了,他们哪见过这么光鲜的帅哥啊!哥儿几个一对眼神儿,决定:

抢!

抢什么?

抢衣服。

怎么抢?

先杀人后扒衣啊

几个兵一拥而上,摁住任光,正要举刀下手,时任光禄勋的刘赐恰巧经过,他见任光长了一副长者模样(长者,应该指那种宽温厚重的人,年龄倒不一定很大,刘秀不到三十岁,也被人称为“长者”),一声断喝,救了下来。这以后,任光非常自觉,把自己划为刘赐一派。

第二,昆阳之战时,刘秀大破新王朝王寻、王邑军(详见拙文《》),任光当时是跟着刘秀一块上阵厮杀的,一起出生入死,称为“铁磁”应该并不过分。

《通鉴》上压根儿没提这些事儿,让我们觉得刘秀似乎与很多人都是一见如故,这其实是一种误导

刘秀到任光住所,对任光说,兄弟,信都(河北省冀县)、和戎(河北省晋州市西)两郡的兵力太弱,要打王郎,没戏啊。我想联合城头子路或力子都,你看如何?

任光说,不可。

衣赐履说:城头子路和力子都,都是新莽末年兴起的农民起义军的首领,城头子路聚众二十余万,活跃于黄河、济水之间,力子都有六七万人,在徐州、兖州一带活动。刘秀想和城头子路或力子都联合,这与当年他大哥刘縯与绿林联合是一个思路。

刘秀说,你手下就这么几苗人马,怎么跟王郎打?

任光说,这个好办,我们招募奔命军(大约相当于“快速反应部队”),攻打附近县城,如果这些县城不投降,一旦攻破,就任由兵卒掠夺财物。人,哪有不贪财恋物的?咱们制定了这样的政策,就不愁招不到兵了。

刘秀同意。

耿纯投奔刘秀,为何要烧掉耿氏老宅?司马大爷说:我就不告诉你

咱们奔命,想要,就给他抢过来!

衣赐履说:任光居然提出这种建议!刘秀居然采纳了!刘秀和任光不都是“长者”吗?招兵的政策似乎不大厚道诶!

然而,现实不就如此吗?任光的话直击人性本质,虽然端不上台面,不过,很有效。司马光老先生当然很不爽,光武帝刘秀,皇帝的楷模,怎么能干这么下流胚的事呢?于是,《后汉书·任光传》中的这段记载,司马大爷拎着吸尘器吸了个干干净净,呵呵。

果然,很快就招募了数千士卒,于是,刘秀任命任光为左大将军,信都郡都尉李忠当右大将军,邳肜当后大将军,仍兼和戎郡太守,信都令万脩(读如修)当偏将军,都封列侯。又任命南阳人宗广暂代信都太守,任光、李忠、万脩跟随自己向王郎进击。

衣赐履说:这是刘秀单飞之后的第一次主动出击。

任光绝对是一名出色的战地宣传工作者,编写了大量声讨王郎的文告:

汉朝大司马刘秀率城头子路、力子都的百万大军,从东方前来,讨伐叛逆!

然后派骑兵到钜鹿郡(河北省平乡县)内散发(不晓得是竹简还是布帛)。这篇帖子,绝对爆款,甫一发出,官民争相评论转发,阅读量秒过10万+(真是羡慕死我啦!)。刘秀当晚抵达堂阳县(河北省新河县)界,命许多骑兵打起火把,水畔灯火通明,堂阳县误以为大军压境,马上投降。随即进击贳县(河北省辛集市西南,贳读如世),贳县二话不说,投降。昌城(河北省冀县西北)人刘植集结士兵数千人,占据昌城,迎接刘秀。刘秀任命刘植当骁骑将军。

上回讲到的耿纯,此时率领宗族宾客二千余人,男女老少,浩浩荡荡,年老的、患病的,甚至带着棺材,在育县迎接刘秀(胡三省考证,两汉都没有育县,当为贳县)。刘秀任命耿纯当前将军,进攻下曲阳(和戎郡郡政府所在县,河北省晋州市西),下曲阳投降。几场仗下来,部队越打越多,已经达到数万,再向北进击中山(河北省定州市)。

耿纯投奔刘秀,为何要烧掉耿氏老宅?司马大爷说:我就不告诉你

【千万不要以为耿纯只是个小鲜肉诶,人家是有高度的政治智慧的!】

耿纯作战期间,专门派堂弟耿䜣回到老家宋子(河北省赵县东北),把老耿家的宅院全部一把火烧光了。

刘秀听说后,就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耿纯说,明公单枪匹马来到河北,要钱没钱,要物没物,招兵买马,根本就没有可供赏赐之“甘饵”,现在大家乐于归附明公,只不过是因为您以恩德为怀。王郎自立为皇帝,势头儿很猛,河北一带的州郡多在犹疑,究竟是支持明公,还是归顺王郎?我虽举族投奔明公,连老弱一块儿托付给您,但还是害怕宗人宾客中有人会有异心,所以烧其庐舍,断了他们逃回老家的念头。

刘秀感慨,长叹了一口气。

衣赐履说:耿纯的话,合情合理,让人感慨。不过,往深了想,又有点可疑。各位有没有想过,投奔刘秀的人多了,为什么别人都不是举家投奔,只有耿纯如此?为什么别人没有回家烧房子?耿纯之所以这样做,是不是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哈,有诶!

《后汉书·耿纯传》载,耿纯是钜鹿宋子人,老爹叫耿艾,是王莽时期的济平尹。耿纯在常安(长安)学习,授官为纳言士。王莽败亡之后,刘玄当了皇帝,派舞阳王李轶向各郡国招降,耿艾投降,被任为济南太守。当时李轶兄弟掌权,势力很大,前往投奔的人乌央乌央的。耿纯也想求富贵啊,连续多次求见李轶不得通报。好不容易得到见面机会,耿纯对李轶说:

大王以龙虎之雄姿,逢风云之际会,迅速崛起,一月之间兄弟称王,但士人和老百姓都不知道你有什么德行,你也没有对百姓宣扬有什么功劳,恩宠与官位来得太猛,这是有智慧的人所忌讳的。兢兢业业警惕自持,还恐怕没有好下场,何况是骤然暴发,岂能长久?

李轶见耿纯谈吐不凡,而且耿家是钜鹿的大姓,就以皇帝旨意拜耿纯为骑都尉,授以符节,令他安抚赵地。这个时候刘秀北上到了邯郸,耿纯前往谒见,对刘秀大为拜服,于是举族投奔刘秀。

看到了吧,耿纯是李轶的人!李轶是什么人?是撺掇刘玄杀了刘秀大哥刘縯的人!是刘秀的仇人(详见拙文《》)!因此,别人可以不带全族,耿纯必须带;别人可以不回去烧自家大院,耿纯必须烧。

耿纯,真是一个天才,既然看准了刘秀,那就表现出绝对的忠诚,斩断与李轶的一切联系:秀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

有的读者可能觉得我故弄玄虚、危言耸听。我只能说,呵呵。

司马大爷编著《通鉴》,当然要对相关史料进行删减,然而,就我的感觉,对《史记》、《汉书》的删减,似乎远没有对《后汉书》删减,目的性那么强。比如,我们在《大哥刘縯被杀,刘秀侥幸逃脱,司马光为何要隐去刘秀真正的救命恩人?》一文中指出,司马光专门隐去救了刘秀的曹诩,目的可能是想把龌龊的官场写得清凉一些。还有今天任光和耿纯的例子,也是一样的意思。这激起了我对《后汉书》作者范晔的兴趣,我猜,这家伙可能是个讲真话的人。

耿纯投奔刘秀,为何要烧掉耿氏老宅?司马大爷说:我就不告诉你

【当过官,写过书,泡过妞,谋过反,范晔的生活太刺激啦!】

于是,专门查阅《宋书·范晔传》,发现,这个家伙不但是当时的大才子,而且会当官,讲情调,没良心,最牛的地方在于,此公还谋过反!概括说,范晔大约是一个很有才华很自信的“真小人”,这样的人写的史,我认为,也许比司马大爷偏激,但一定比司马大爷真实,就如同来俊臣的《罗织经》,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他写的是“真的”。而不管什么书,一旦经过司马大爷这些大儒的手,必然会加以“文饰”,“隐恶扬善”,教育引导人民群众忠君爱国,不要胡思乱想什么的。因此,这类东西往往逻辑不清、前后矛盾,真实性大打折扣。

我推测,《后汉书》在实战性上,要远超《通鉴》,因为,司马大爷把那些真刀实枪搞阴谋斗心机的东西都删掉了嘛!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作者:衣赐履和金大妞(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5663953634066955/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汉光武帝   任光   司马光   晋州   胡三省   曲阳   后汉书   河北   更始帝   汉朝   平乡   济水   政治   宋子   定州   大司马   辛集   赵县   黄河   服装   新河   徐州   读书   南阳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东方彩票 五分时时彩 上海时时乐 极速3分彩 极速快乐8 三分PK拾平台 幸运赛车 幸运赛车 博悦彩票开户 飞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