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网|471379资讯信息网

上海时时乐开奖 > 最新信息 / 正文

“号角战争”——南非与古巴的“安哥拉坦克战”(二)

网络整理 2019-06-27 最新信息

​“瓦尔基里”挫败“冰雹”

1975年,疲惫的葡萄牙政府准许他们在西南非洲的殖民地——安哥拉独立后,过去在抗葡游击运动中并肩作战的各派势力立刻相互刀兵相见,其中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安人运)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安盟)进入到终极角逐,其中控制着罗安达等大城市的安人运领导人阿·内图和多斯桑托斯均表示要建设社会主义,因此苏联和古巴毫不犹豫地向安哥拉派出地面部队和空军志愿军,而躲进丛林的安盟则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撮合下,选择与臭名昭著的南非白人政府合作,而南非早就对安人运政府恨之入骨,因为安人运一直为南非“委任统治地”西南非洲进行武装渗透,并且为西南非洲人民独立运动(西南人运)提供根据地和武器援助。于是,以安人运、西南人员、苏联和古巴为一方,安盟、南非和美国中情局为一方,在西南非洲开始了一场“三级跳”的超级大国“代理人战争”。


“号角战争”——南非与古巴的“安哥拉坦克战”(二)


1979年,南非打着“支援安盟”的旗号,出动远征军入侵安哥拉南部。战斗中,由于南军的“百人队长”坦克速度缓慢,行程过短,无法跟上轮式装甲车辆的行军节奏,因此安人运政府军和古巴志愿军的苏制T-54/55坦克始终对南军造成致命威胁,迫使南军的入侵仅仅持续20多天就草草收场,而他们支持的安盟也被赶进丛林和戈壁,安人运在全国的合法政府地位得到稳固。然而,这场战争远未到结束的时候,在南非和美国的大力支持下,80年代中期,安盟领导人乔纳斯·萨文比靠“打了就跑”的游击战和走私钻石的交易,重整了队伍,扩大了地盘,双方互有胜负。

南非白人政权奉行“缓冲区战略”,把夹在本土与安哥拉之间的殖民地纳米比亚视作“屏障”,防止非洲独立运动与国内黑人抗争运动合流。令白人主义者恼火的是,从70年代末开始,“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简称人组党)在安哥拉扎根,得到苏联和古巴支持,他们致力于游击队,发誓要从南非手中解放纳米比亚,并帮助南非黑人推翻种族隔离制度。到了1986年,得到外援的安哥拉军队开始具备独立作战能力,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认为该是教训南非及其走狗安盟的时候了,于是决定发起“迎接十月”战役,占领安盟大本营马温加。但古巴军事顾问认为安军准备不足,尤其没考虑南非干涉的情况,但多斯桑托斯误以为古巴人胆小,感觉苏联运输机每天都向安哥拉运来大批武器,有些还是首次援外,因此此战十拿九稳。


“号角战争”——南非与古巴的“安哥拉坦克战”(二)


南非早就注意到安军动向,并向安盟发出预警。1987年8月26日,安军展开进攻,两天内推进了40千米,安盟且战且退,沿途还遭到人组党游击队伏击,损失惨重。最让安盟分子害怕的是安军的苏制BM-21“冰雹”火箭炮,一次齐射能让一个营的安盟部队瓦解。为了拯救安盟,8月29日晨,装备“獾”式装甲车的南非第61机械化营从纳米比亚进入安哥拉,挡在安军向马温加挺进的路上。此时,南军手里有个反制“冰雹”的王牌,那就是国产“瓦尔基里”127毫米火箭炮,在接下去的五天里,“瓦尔基里”几乎不停歇地朝安军纵队开火,打得安军的“冰雹”没有还手之力,曾有一个旅的安军在机动中遭到“瓦尔基里”的两轮齐射,导致队伍溃散。

与此同时,南非第4侦察团一支小分队乘直升机深入安军纵深40千米处,然后换乘独木舟去破坏奎托河上的一座桥梁,以切断安军与补给中心奎托-宽纳威尔城(一般简称“奎托”)的联系,没想到他们刚在桥面上安放部分炸药,就被安军发现,只能匆忙引爆后逃跑,桥体只受到有限损伤。安军工兵一方面在古巴顾问指导下抢修强梁,另一方面利用苏联援助的舟桥架起临时桥梁,保障援军顺利开赴前线。


“号角战争”——南非与古巴的“安哥拉坦克战”(二)


G5火炮成“定海神针”

面对安军的攻势,南非指挥官们向后方请求重炮支援。从8月29日起,南非空军出动C-130运输机,将8门155毫米G5远程榴弹炮空运至前线,它采用高精度的底部排气弹,射程达39千米,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远程火炮。

9月10日,南军4辆ZT3反坦克导弹发射车以及30辆“卡斯皮”轮式装甲车(共载有240名步兵)在隆巴河畔突遇发现安军2个营及5辆T-55坦克。接到前方紧急呼叫后,部署在后方的南军G5火炮开始射击,几分钟后,呼啸而至的炮弹将3辆安军坦克炸毁,巨大的苏制嘎斯架桥车也被炸翻,准备渡河的安军一下子就损失了一个营的兵力,不得不退回出发阵地。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几乎成了G5的“表演秀”,南非大炮在前线侦察兵的引导下,把安军死死地套在“猎杀区”内,安军有时一天甚至前进不了一千米。9月9日至10月2日,双方在隆巴河沿岸展开激烈对抗,参加“迎接十月”战役的安军4个旅普遍损失在60%以上,雪上加霜的是,原先配置在各旅的苏联顾问见势不妙,无一例外地选择“离开”部队,安军陷入群龙无首的混乱境地,被迫后撤。

南非人当然不会放过战机,他们派出大批火力引导小组埋伏在安军撤退路线上。10月3日,G5火炮紧盯撤退的安军,猛烈的火力让后者寸步难行,最终被尾追而至的南非第61机械化营咬住。看到南军的“獾”式装甲车,安军一开始并不进展,因为这种轮式装甲车防护单薄,仅有20毫米机关炮自卫,在安军的苏制T-55坦克面前简直是个玩具,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安军出乎意料——当T-55坦克冲向“獾”式时,后者并未退却,而是对着坦克发起攻击,南军的战术让安军坦克驾驶员眼花缭乱——先是高速冲锋,避免坦克瞄准;然后绕着坦克前后不停地机动,直到绕到坦克背后,向T-55相对薄弱的后部装甲开火。

南非第61机械化营副营长劳伦斯·马力少校回忆:“对‘獾’式的驾驶员和炮手来说,当安哥拉坦克向他们开过来时,需要有足够的勇气才能在足够长的时间里稳定住发射平台,然后开火。当然了,只要一开完炮,他们就跑得像装上燃气轮机的兔子一样快。那天下午,我们有一人阵亡,两人重伤,另有三人轻伤,轻伤员只是让医务兵把弹片从身上取出来,简单包扎伤口后就继续回去战斗了。”

尽管安军在人数上占有4:1的优势,火力也不弱于对手,但他们在精神上开始崩溃了。在“獾”式装甲车的冲击和G5火炮的远程打击下,安军先是一个营突然丧失斗志,像失控的马群一样涌到隆巴河畔,随后“多米诺骨牌”效应蔓延至第二个营、第三个营……马力回忆:“约100辆(安哥拉)军车挤在开阔的渡口上,G5火炮在特种兵引导下,向安军倾泻弹药,这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浩劫,十几分钟后,渡口处已变成一片焦土,到处都是尸体和燃烧的装备。”

10月4日晨,南非部队过来清理战场,发现一套完整的苏制“黄蜂”ASK地空导弹火力单元,包括导弹发射车、雷达及后勤车,这是该武器首次落到西方国家手里。仓皇后退的安哥拉部队已经顾不上销毁这些苏联人一再嘱咐需要保密的装备,一路越过隆巴河,狂奔190千米,撤回战斗出发地奎托。

本文作者:坦克装甲车辆杂志(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6424106415292936/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南非   古巴   安哥拉   坦克   苏联   纳米比亚   体育   空军   Jeep指挥官   运输机   火箭炮   武器   葡萄牙   非洲   罗安达   直升机   榴弹炮   冰雹   战斗机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五分时时彩 159彩票app 上海快3走势图 九度彩票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快3 上海时时乐 德国时时彩 159彩票 博乐彩票计划群